第一章疯盗(38/71)

2020-06-04

迈克一身轻便,拎着一壶酒,在街头闲逛。他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流浪的生活。不同的是,此时的他腰缠万贯,再不用为生活发愁。更不用担心被他人围殴毒打,因为他是近乎魔神级的高手中的高手。如果只当个无关大局的小偷,恐怕只有他打人的份。迈克按照蒙特所罗的秘籍的指点,观察着来往的行人。算算他从斯拉脱逃走的日子,已过了一个月了。当日他从利玛神殿出来,换上便装后就雇车连夜向东赶路。每到一个城市就换车。这是蒙特所罗逃避追踪的办法。迈克依计而行,果然一路上平安无事。再没听到暗黑公主的消息,他才终于放下心来,不再那么急切的要逃了。路上他从车夫们那打听出来了,恩切利特在锡林国东北角,是一个小城。离他现在在的城市还有一个月车程。既然一时半会到不了,一向放得开的迈克自然就想开了。反正那事不着急,米雪等父亲的消息都等了十几年了,不差这么几天。坏消息总是越晚知道越好。迈克全想好了,到时送米雪十万金币。现在的他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,天下第一神偷总不能出手太小气了。蒙特所罗的救命之恩就此一笔勾消,迈克可没兴趣照顾小女孩一辈子。更何况他连那女孩是丑是美全不知情,想来厮罗厮罗的女儿也美不到哪去。最好那女孩已饿死了,那就什么也不用送。迈克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。他赶紧甩甩头,心道怎么能这样想呢?这也太对不起厮罗厮罗了。可是如果米雪真死了,那还真是轻松。十万金币啊!那可以买多少好东西,可以买多少漂亮姑娘陪我上床。迈克啧啧感叹。想到那位米雪正穷得连内裤都没有,说不定已沦为妓女,自己突然象救世主一样站在她面前,轻描淡写地说:“嗨!你就是米雪吧。我给你带来两个消息。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你要先听哪一个。”丑陋的米雪肯定说:“哎呀,尊敬的大人。我都穷到这份上,您就别说坏消息了,说说好消息吧。是不是您要包我一天啊?我一定会好好侍候大人您的?”迈克就会说:“可怜哪!一代神偷的女儿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。还好我是个遵守诺言的人。以后你就再不用受苦了。你父亲救了我,我现在来报答他了。我要送十万金币给你。这就是我说的好消息。”那个米雪肯定会激动的晕倒在地。迈克想象着那个场面,心中得意非凡。以他想来,米雪在得知父亲死了的消息后,就会伤心的哭泣。就算不为父女天生的亲情,也会为那十万金币感动得流泪的。打发走这一站的车夫,迈克要下车松松筋骨。闷了近一个月,迈克的手奇痒难耐,不偷偷东西是活不下去了。何况他要送给米雪的金币还没有着落呢!阳光照在大街上,光明与和平抚慰着人们。人人脸上带着开心的笑,即便是乞丐的眼中也闪烁着希望的光。酒壶空了,迈克的脸象桃花般红润。他媚眼如丝看着行人,就象看着会走路的心爱的钱袋。一丝暖风柔柔地吹来,迈克仰天打了个大酒呃,将酒壶别在腰间,挥舞着双手,他大吼道:“该出手时就出手啊!快快乐乐偷东西啊!酒一壶啊,肉一盘啊,抱个大姑娘亲一嘴啊!”路人看着他直发笑,心道这都唱得什么狗屁歌啊。几个小孩子拍着手,笑着跟在迈克后面。迈克踉跄着向前奔去,活是一个醉得连路都不会走的酒鬼。他每次都恰巧从一个人身跌跌撞撞而过,有时还把人撞翻在地。大家闻到他一身酒味,知道跟酒鬼讲不清,只好自认倒霉,爬起来骂两句也就算了。没人发现他们的钱包已被酒鬼偷走。迈克越奔越快,没几步,那些孩子就跟不上了。看着那酒鬼东倒西歪,明明到处乱晃,自己迈开小腿拼命追还就是追不上,孩子们惊奇地叫了起来。腰间,怀里,袖中,钱藏得再牢也躲不过迈克的眼。迈克双手翻飞如蝶,而行人就象是盛开的鲜花。蝴蝶每一次在花间停留都带走钱包,不留一块铜板。这人真无耻!居然把钱藏在脚底板。可是他走路的别扭的样子,早已泄露了秘密。可怜的迈克为了钱钱,英勇献身跌倒在地,一手脱下那人的鞋,尾指在那人还在地上呻吟时已温柔地将钱划入自己袖中。另一手已同时将鞋给那倒霉鬼穿了回去。迈克的手比闪电还快湖北快3,转眼间洗劫了一条街。反正今天他看到的人没有一个逃过他的毒手。奔出城湖北快3,迈克得意地狂笑:“痛快!今天太痛快了。从没偷得这么爽过。他妈的湖北快3,当小偷就是爽!”走出几里地,躲到一个背人的山坡后面。迈克开始清点战利品。共计银币一百零五枚,铜币二千三十四枚。沾有鼻涕的手帕六十幅,破旧钱包七十八个。钥匙二十三串,迈克圆睁大眼,骂道:“白痴,偷钥匙干什么?”他随手把钥匙全扔了,想了想,钥匙可以帮他晚上摸到人家里去偷东西。他又站起身要捡回来。走了几步,他踉跄着又回来了,边走边嘟囔道:“我真是白痴,我都不知道偷的是谁家的钥匙。捡回来有屁用。”迈克重新坐下来,接着清点。发现还有十来封信,几个印章,他把这些东西与脏手帕一起扔了。再往下找到的东西就奇怪了,一个断头断脚的布娃娃,一个捏扁了的小铜铃,还有一个小小的银手镯。迈克奇怪自己怎么会偷到这种东西。想了半天,他明白了。那些是从跟在他后面的小孩子身上摸来的。迈克傻笑了一阵,继续清点。几件湿湿的衣服,是从晒衣架上收来的。这个瓶子里装的什么?好象是色拉油。还有几个鸡蛋,一块牛肉。好奇怪!难道有人知道我饿了吗?迈克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,想起来了。这是从一个老太太的菜篮子里偷来的。怎么还有青菜?那圆圆的东西看着眼熟。啊!是以前最常偷的土豆。咦,我记得那老太太的菜蓝子里没土豆啊。噢,这是从卖菜的那偷来的,谁让他把土豆摆在最外面的。真是不象话,摆什么不好?摆土豆?瞧不起人,我就只配偷土豆吗?迈克自言自语。再清点下去,连扫把等东西都出来了。迈克不耐烦了,收起钱,将其他东西通通扔在那山坡后面。他可是堂堂要做天下第一神偷的人,要是在街上摆摊卖破烂,非把人大牙笑掉不可。虽然有点可惜,迈克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在离开时只回头看了那堆破烂三眼。他回过头来,冲着那惨遭洗劫的小城挥了挥拳头,骂道:“这鬼地方,真穷,我再也不来了!”说完,他打了个酒呃,哼着小曲向东方走去。路上不止一天,迈克早也偷,晚也偷,清醒时要偷,喝醉了更要偷。唯一的苦恼是,路上有时不得不住手。哎!老天自古不肯与人方便,有时候迈克走半天都看不一个人影。迈克空负绝世快手,无处施展。这天,迈克终于到了恩切利特。迈克疲劳过度,勿勿找了家名叫飞龙的大旅馆睡了。他不知道,尾随在他身后进城的执法者,已有二百多名。迈克那样疯狂的偷窃,每到一处必然偷遍街上路人的手法,早引起了光明神殿执法者的注意。一个城派出四五人个执法者,沿着被偷的地方追踪,慢慢汇聚起来就有二百多人了。这样的疯狂的小偷,他们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执法者们把迈克称为疯盗。在他们看来,能迅速偷遍一条街的人,绝对是小偷中的高手。这种高手一般都有针对性的专偷有钱人,哪有象迈克这样富有公平心的。连穷人都不放过。最离谱的是,有一个乞丐向他们报告,说迈克偷了他乞讨时用来装钱的烂帽子。在执法者看来,迈克此举显然是另有深意。那就是向光明神殿的执法者挑战,在嘲笑他们的无能。可怜迈克哪有那么多的想法,他只是单纯的偷上瘾了。加上喝多了酒,他连蒙特所罗的教诲都忘得一干二净。蒙特所罗一下子教给他太多的小偷技巧, 湖北11选5彩票网迈克一路都在刻苦练习。做到蒙特所罗那样,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在迈克心中,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那是等他偷技大成的时候。旅馆床上, 湖北11选5官网迈克睡着象个婴儿般甜蜜。全不知那二百名执法者已联络上恩切利特的光明神殿,正满城寻找他。从被偷人的描述中,他们拼凑出迈克的画像。疯盗身材高大,大约二十岁。宽额,大眼睛,英俊的方脸上总是带着淫邪的笑。右手上戴着一个暗银色手镯,腰间别着一个白铜扁方酒壶,一喝醉酒就会高唱着要偷东西。一偷就偷一条街,偷时不分男女老幼,无分贵贱。锡林国离暗黑世界有几千里,中间隔着两个国家。暗黑的阴影离他们远着呢!这里的人们从没想过战争会打到这里。和平时期,迈克这样疯狂的做案,抓住疯盗自然上升为光明神殿的首要任务。恩切利特所有的人都知道了,有这么一个疯狂的小偷到了他们的城市。所有的人都睁大眼睛盯着外来的陌生人。迈克做着春梦时,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悄然张开了。遥远的暗黑世界,对迈克的通缉也正秘密展开。查尔斯在一个月未见迈克归来后,动了疑心,派出人追问公主。公主稍作拖延后就招认了迈克出逃的事实。迈克在走之前就说过,让她尽管告诉死神军团。只要她看在恩爱一场的份上,稍作拖延。查尔斯心情复杂,一方面惋惜走掉了一个高手,另一方面又庆幸走掉了一个祸害。毕竟死神比尔的遗书上让迈克接位,迈克老在眼前,心里也是别扭。他走了就再也没人和他争位子了。他假惺惺的以出兵奇瑞的大局为名,到时没派出人去追杀迈克。其实他是明白,除非他和亨利亲自出马,否则死神军团没人是迈克的对手。迈克逃入光明世界,死神军团不可能派出大队人去追杀。那些特征明显的死灵系怪物一出去,一定会被光明世界的军队阻击。查尔斯匆匆起草了一份声明,宣布迈克已叛逃死神军团,念在同门一场,死神军团不再追究。迈克的所作所为从此与死神军团无关。亨利跳脚痛骂,他投在迈克身上的心血全白费了。伯蕾听到消息,脸色刷地就白了,看得亨利和查尔斯一阵心痛。他们心下均不觉暗喜,迈克走了,他们正好乘虚而入获取伯蕾的芳心。查尔斯更担心伯蕾也出走,担心她会去追迈克。整天把她看得死死的。查尔斯老奸巨滑,经常唆使亨利在伯蕾面前说迈克的坏话。亨利是风月老手,情知此时在女人面前说坏话,容易产生坏印象。他想不说,却不敢得罪查尔斯。只好尽量把话说得婉转一点。伯蕾听着就象没听到,脸上保持着一副冰天雪地的表情,,让二人琢磨不透。好在,不久他们就将出兵奇瑞国。事情一忙起来,个人感情上的事渐渐淡了。身边没有怪物的时候,闲下来的时候。伯蕾就会用嘲讽的口吻轻轻哼起那首艾米莉的歌。第二个月,迈克出逃的消息,传到了菲尼克丝耳中。她又是欣喜又是担忧。迈克出逃了,总比他躲在死神窟容易抓到。忧的是迈克在光明世界乱闯,万一暴露身份就糟了。迈克死了不打紧,小贪死了就太可惜了。菲尼克丝的蛇人也不敢追到光明世界。她雇佣了不少人类高手,悬赏百万捉拿迈克。他们已悄悄潜入光明世界,到处搜捕迈克,不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暗黑世界对于叛逃到光明世界的人从来不留情,暗黑帝国悬赏五十万格杀迈克。暗黑公主爱洛依丝再次造访死神窟,在确定了公主是要杀迈克后,查尔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从殷勤的查尔斯那,她知道了迈克底细。此时的她正独自赶往迈克的家乡约克镇。她认为迈克很可能会回家乡看看。第二天中午,迈克醒了。舒服地伸了伸懒腰,迈克起床了。望着因为赶路而满是尘土的衣服,他踌躇了一下,还是决定先洗个澡。洗完澡后,迈克换上一身不错的长袍,宛然一位英俊的阔少。旅馆正在开饭,湖北快3迈克急忙抢到最靠里的一个座位坐下。吩咐侍者只管把好酒好菜端上来,睡了一天的迈克此时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。做一个小偷不容易啊!来吃顿饭都有讲究,不能坐门边,因为万一有人来抓的话,一下就被逮住了。不能坐中间,因为视线不好,另外在逃跑时容易被人挡住去路。只有坐最里面靠厨房的地方最好,面朝外坐可以轻易看到进来的人,一旦有事可以飞快从厨房逃走。旅馆餐厅里坐了不少人,迈克习惯性观察了一下众人的钱包位置。他失望了,眼前这几十人明显身上都没带什么钱。有几个人倒是紧张地不时摸摸腰间怀里,迈克利用眼角余光,仔细扫视后,发现那些地方虽然鼓鼓的,但绝对不会是钱包。因为那些人在摸到那些地方时不是摸到钱包时的放松,而是准备战斗时的亢奋。难道说那些地方藏匿的是兵器?从突起的形状来看,还真象是兵器。迈克不动声色地吃着,就象个不知民生疾苦的阔少。迈克没有碰酒,因为他发现这店中大多数人都不象客商。大约有二十多个人可以肯定是那几个藏着兵器的人的同伙。他们在这想干什么?迈克开动脑筋思考起来。这顿饭吃得格外漫长。不少人的眼睛总在有意无意间盯着迈克。迈克终于肯定,这些人不怀好意,很可能是冲他来的。一个面貌忠厚可靠的老者,微笑着端着杯酒走了过来。“嗨!朋友!可以喝一杯吗?”迈克翻了翻白眼,心道:来了。他讥笑道:“你坐都坐下来了,再请你走开,恐怕也不太可能。”老者老脸微红,笑道:“呵呵,我这人最爱交朋友了。尤其是年青英俊又有钱的朋友。请问贵客高姓大名?从哪来啊?”迈克差不多吃饱了,他爱理不理地说:“我叫蒙特所罗,从利玛来。”迈克灵机一动,报了蒙特所罗的名字。“远方来得客人啊!欢迎到我国来玩,我敬你一杯。”老者笑着要和迈克干杯,迈克敷衍着喝了一杯。“客人来这是做买卖还是走亲访友啊?”老者放下酒杯,假装不经意地问。“找个人。”迈克随口答到。“哦,不知你要找什么人?这里我很熟。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。”老者热心的问。“不用了。我自己能解决。”迈克机警地不肯说了。老者眼珠一转,问道:“公子,你的仆人们呢?”迈克一呆,这似乎是一个破绽。按他现在的衣着和派头,似乎应该是有仆人的。可是谁听说小偷出外偷东西还带仆人的?他急道:“我不喜欢有人跟着,没让他们来。”老者心中已有几分把握了,他试探道:“客人家在哪?听口音不象是利玛人啊。”迈克心道:我当然不是利玛人。一年前,我还不知道利玛能不能吃呢!他拍桌子叫道:“我是不是利玛人,关你什么事?你这人怎么这么烦?你当审犯人啊?你是干什么的?”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望了过来,老者缓缓掏出一个徽章。徽章是玉白色的叶子,那是光明神殿执法者的徽章。他把徽章别在左胸前,盯着迈克的眼睛。如果迈克真是疯盗,那么他应该知道这个徽章的意义。再坚定的小偷,看到眼前突然自己的克星,都会害怕的。老者就是要看看迈克的反应。迈克好奇的看了看那个徽章,问道:“我问你是干什么的,你搞个这玩意出来干什么?”在场的人差点晕倒,均想这青年是不是白痴?连这点常识都没有。他家里人怎么敢放他一个出外远游?老者却想,这家伙一定是在装傻。他加重语气,说:“这是光明神殿执法组的徽章。执法者是专门捕捉罪犯,维护世界和平安宁的人。只要有人胆敢犯罪,无论他逃到哪都逃不掉执法者的惩罚。”迈克眉头不自觉地一跳,他急镇定下来,反击到:“暗黑帝国那遍地是罪犯,怎么他们还在逍遥法外?”老者张口结舌,他没想到迈克会说这种话。旁边一人嚷道:“他们迟早会受到光明的惩罚的。”迈克冷哼一声,懒得答理。他知道不久暗黑军团就将大举入侵光明世界。听了暗黑帝君的宣传,再听这些人的话,迈克觉得很荒谬。他见过的光明世界的人都不堪一击。凭那些人怎么可能挡得住七大魔神?明天还指不定谁惩罚谁呢!召来侍者结帐,迈克随意扔出一把金币,轻描淡写的说:“不用找了,有多的话就赏你了。”侍者高兴地差点跪在地上,这桌酒菜才值十个金币。那把金币起码有四十多枚。侍者哆嗦着连声道谢。他再不用做侍者了,可以自己去开间小店当老板了。迈克满意地哼了一声,天下第一神偷就应该有这种气派。这一路上,他积少成多,却也搜刮到近万枚金币。老者看着这一幕,心道这年青人要么是不知生计艰难的二世祖,就是真正的疯盗。只有平白得来的钱财才会毫不珍惜。迈克昴然走出旅馆,无视背后数十双炯炯有神的目光。现在到地头了,他要尽快找到米雪。他虽然不把刚才那些人放在眼里,不过也不愿惹来麻烦。从那老者咄咄逼人的态度,迈克情知自己被人盯上了。如果万一那些人真要抓他的话,迈克可不愿就此结束神偷生涯,去神殿的牢中度过平安的一生。对方人多,一旦拒捕,必然是一场恶战。说不定就此暴露自己的身份,那将惹来无尽的麻烦。迈克终于醒悟,自己的练习偷窃的大计该告一段落了。反正他的这门妙手空空练得差不多了。该练登堂入室的绝技了,那才是来钱的勾当。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,迈克有点呆了。这么多人,他要到哪去找一个名叫米雪的女孩?难道挨家挨户去问?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,迈克大力摇了摇头,这个主意太蠢了。或者每看到一个年青漂亮的女孩就上去问?这个主意似乎不错,既能找到要找的人,又能结识不少可爱的女孩。迈克想到做到,闪身拦住一位正巧经过的女孩,装出最纯洁可爱的神情,优雅地问道:“请问,我可以有这个荣幸知道你的芳名吗?”那女孩不知所措,猛看见一位有钱帅哥送上门来,兴奋地小脸灿烂,嘻嘻笑了半天,方说:“我叫梅连,先生你呢?”迈克微笑着挽住她的手,“我叫蒙特所罗,可以请你喝杯午茶吗?”女孩当然愿意。二人当即回到那家旅馆,喝起了茶。那些执法者刚好不容易分批跟着迈克出门,现在只好厚着脸皮又回来了。唯一走了以后再没回来的就是那位侍者了。他正忙着买店面开店呢!迈克与那位梅连在餐厅泡了一下午,他挥金如土,不停点上各种高级茶点,殷勤的陪着女孩说笑。可怜那些执法者又不能干坐着,只好跟着要茶点。旅馆老板乐得合不拢嘴,心说要是天天如此客满就好了。神听到了他的愿望,迈克总是刚一出门就遇上年青可爱的女孩,然后就热情洋溢的邀请进来喝茶。而那些执法者也只好陪着。他们在苦等迈克出手偷东西。左等不见,右等还是不见。等来等去,餐厅都快没他们的位置了。因为越来越多的女孩,一大早就来排队占位置了。每天早上,飞龙旅馆一开门,就有成群的女孩和家人涌进来。那都是没能抢到旅馆房间的。迈克年青英俊,更重要的是挥金如土。他的优雅的举止更是让女孩可心,再加上迈克时不时还会卖弄一下他的艺术才能。那是从离恨天的吸血鬼那学来的,虽然不是很好,但用来骗骗小女孩已是足够了。远近百里方圆的有点姿色的女孩都在往这旅馆赶。一个月后,迈克结识了几百名女孩。知道了她们的出身家世和家庭住址,更有几位勇于追求幸福的女孩主动献身。然而他还是没找到要找的米雪。望着面前如花似玉的美女们,迈克大彻大悟。原来他错了!他终于想到了:蒙特所罗的女儿说不定长得很丑!可是人间美女少,不是美女的就太多了。这天黄昏,迈克郁闷地离开美女群,独自一人在街头散步。他的身后,几名不死心的执法者还在跟踪着。因为与迈克同时进城的外乡人都已被排除是疯盗的可能了。经过近月的守候,大多数执法者已失望而回。夕阳的金辉柔柔地洒在人间,破旧的房屋也变得富有诗情画意了。无视众多女孩欲语还休的动人,迈克仰天长叹。为什么找个人就这么难?街边一面墙上有幅画像,下面还有密密码码的字。迈克好奇的走过去,一看,那是个寻人启事。不外乎某某人天生白痴弱智笨蛋加三级,某天家人看守不慎,那个白痴就走失了。若有人找到送回或者告知确切下落的,必有重赏。迈克看着如醍醐灌顶,多天的郁闷一扫而空。他飞快地回到旅馆,写下寻人启事,旅馆老板自告奋勇带着几十名侍者到处张贴。老板这么肯出力,自然是金钱的魔力。迈克每天都要花上百金币,更带来满店的客人。现在要住进他店的人都快挤破门了。告示上写着:今寻找名叫米雪的女孩一名,大约十七八岁。若有知情者请到恩切利特城内飞龙旅馆告知老板。一经证实女孩身份,必以一百枚金币为谢。寻人启示一贴出,恩切利特全城轰动。一个金币可以让一个贫民家庭过上半年温饱生活。百枚金币已可算一个普通富人的全部家产了。迈克在飞龙旅馆沾花惹草挥金如土的生活了一个月,无人怀疑他会不付这笔钱。每个人都在到处打听附近有没有叫米雪的姑娘。连一些执法者们都私下里调查,希望能得到这笔赏金。得知这个情况后,迈克放松心情,重新整天与美女们厮混。有这么多人帮他找,没理由找不到的。唯一遗憾的是,他不得不安慰那些受伤的女孩的心。她们都在猜测那个米雪会不会是迈克的未婚妻呢。面对那些红肿着眼睛的美女,迈克的心都要碎了。他一遍又一遍地赌咒发誓,他和米雪毫无关系,只是受米雪父亲所托,要送一笔钱给她。众美女这才止住悲伤,高高兴兴地陪着迈克享乐。迈克要送钱给米雪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。第二天就有米雪上门了,迈克大喜过望。急忙请米雪到雅座相会。米雪的样子只能说中人以上,还过得去。迈克不以为意,只要长得不是厮罗厮罗的样子,迈克就觉得很好了。为了庆贺,迈克点了最高级的酒席。吃着喝着聊着,迈克发现不对了,那个米雪居然有亲生父亲!还正一个劲和他干杯。醒悟到米雪是骗子,迈克就翻脸了。一手拎一个将他们从二楼扔了下去。当然,立即就有几个执法者冲了上来。他们都在楼下值班呢。执法者们还想借机请迈克到光明神殿坐坐。迈克气呼呼训了他们一通,骂他们治安不严,管辖下居然有骗子。反问他们不抓骗子,抓他这受害人想干什么?执法者们尴尬的说打人是不对的,打人是犯法的,要受处罚。迈克甩手扔出一袋金币,轻蔑地说:“不就是罚款吗?这些金币总够了吧?”他的举动,引来闻声而至的美女及其家人的一片喝彩。这年头,有钱的人就是拽。有钱就有特权。执法者们尴尬地拾起钱袋,在美女们的嘲笑声中抱头鼠窜。受气后的他们当然事后在假米雪那找回了尊严。第三天,旅馆不敢开门了。飞龙旅馆被包围得水泄不通。包围的人不是士兵,不是美女,而是一群拖着十七八岁丑女的粗俗汉子和水桶腰的悍妇。个个高叫着:“我带来了米雪,我是来领赏金的!快开门!”旅馆老板魂飞魄散,这些人要是冲进来,他店里的东西就全完了。从迈克那冤大头赚来的钱恐怕都不够赔偿损失。迈克从楼上往下露了个头,看得他头皮发麻。整条街都塞满了人。天哪!一个月找不到一个,一天突然来了上千个,这个世界疯了!迈克喃喃自语。斯里兰好奇的看了一眼,也被那阵式震住了。他感慨道:“世上最可怕的魔法不是什么狗屁禁咒,而是金钱。”为了钱,人们什么都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。在黄灿灿的金币面前,廉耻与良心都是垃圾。如果说从千万人中找到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是大海捞针,那么从上千个假冒伪劣的米雪中找出真品,就是登天了。有人敲门,迈克打开门一看,是满脸黑线的旅馆老板。他是来找迈克商量的,迈克也正巴不得多些人帮他出主意。旅馆其他美女也都起来了,大家聚在大厅内七嘴八舌商量。一边派出侍者每隔一阵就对外面喊,让外面的人等等。可是外面的人哪肯听侍者的,个个急着要挤进来领赏金。他们大声叫嚷着互相扭打着,将旅馆的门窗拍得山响。迈克给吵得心烦意乱,蓦地发出一声龙啸。声震长空,大厅天花板上扑扑直掉尘土。所有人都惊呆了。那啸声中充斥着强到令人无法反抗的霸气,这一刻的迈克浑身杀气,那浓重的杀气压得厅内众人动弹不得,美女们更是花容惨淡,几乎无法呼吸。外面的街上顿时鸦雀无声。迈克沉声喝道:“不许吵,谁再吵就不给赏金。”这句话的威力直摄人心,街上再没人敢大声说话了,也没人敢打架了。迈克郁闷的收敛起龙力与杀气,回顾四周,他不好意思地露出纯洁的微笑:“对不起,吓到你们了吗?”美女们纷纷摇着精致的头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爱意。她们愿以为迈克是个只会讨女孩欢心的阔少,没想到他还如此具有英雄气。每个美女心中更坚定了要抱得迈克归的决心。尤其是那些私下里陪迈克上过床的人,她们更是志在必得。排除了外在干扰,大厅里众人安心的献计献策。最后在旅馆老板总结下,总算找出一套分辨真假的办法。

原标题:奇幻RPG《阿什尔德之战》暂时取消众筹 官方宣布将重新来过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安徽快3投注网站